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给空姐讲的小故事
给空姐讲的小故事

给空姐讲的小故事

坐上了飞机,三个小时到东京的旅程对我来说是很快就会过去。比起上次去

  柏林要好多了。我想食完东西就倒头大睡,很快就到。

  「先生请用毛巾。」

  一个日航的空中小姐,把毛巾递到我跟前。良久,我征征的看了她一阵,她

  名牌上写的是「汤雅莉」。

  「先生,请问你有甚么需要吗?」

  「嗯,不,谢谢了。」

  我这才从睡梦中醒来。

  「那请问你需要甚么饮料,香槟,汽水或果汁?」

  「香槟!」我冲口而出的说。

  「好,我马上拿来。」她随即转身走去。

  而我的眼神也跟着她的身影,腰蜂纤细,均匀修长的美腿,一柳乌黑秀发袭

  肩,一身零珑浮突,那似曾相识的曲线。

  「先生,这是你的香槟。」她伏身把香槟放在我的面前。过程虽然只是刹那

  间的事,但我已闻到她发间幽兰的气息,看清楚她秀丽如花的脸颊。

  「先生,如果你还有甚么需要,请按这个按钮,我会马上过来。」

  我专挑这趟周三下午的飞机,因为我知道这时候坐的人会很少。今天的乘客

  也真的是少,整个头等仓只是连我两个人。等到飞机起飞,到送餐的时候,她已

  发现我在看她。「先生,请问我有甚么不妥吗?」

  「不,当然不是,小姐你很漂亮。」

  「谢谢,先生你过奖了。」

  「小姐,不,美女我看过很多,你真的很漂亮,而且你还好象我已前一位朋

  友。」

  「是吗?听你这样说我想你那位朋友对你一定是很要好的吧。」

  「这点是不容置疑的,如果没有她,也没有今天的我。说起来,我已经快二

  十年没见过她了。」

  当时,餐点已经送完了,另一位仓裹的乘客也倒头大睡。她便站在我旁听我

  讲这段二十年前的往事。

  二十年前的我才十六岁,那是个联考前的暑假,妈妈很紧张,为我安排了一

  个家教老师,每天来到家为我补习。

  「小俊你来,这个是唐芷宜何老师。你这个暑假要好好跟她学习来应付明年

  的联考,知道吗?」妈妈帮我介绍唐老师时候这样子说。

  当时爸妈每天都要出去工作,白天大部份时间都是跟唐老师一起过。每天少

  说也有三,四个小时在一起,从中,英文,都数理化全部都跟何老师学。

  当年我在学校总是被封为怪人,我也不明白为甚么。但同学们总是事事针都

  我,甚至欺侮我。他们说我的行为异常,思想怪异。或许是吧,但我只觉得我不

  喜欢参加他们的小圈子,及敢言敢行而已。可能这些都是我不跟从朝流的后果。

  所以当暑假来临,不用再回学校见到他们,我就松一口气。对自己讲,再有

  一年我就不用再见你们。我要远走高飞,去一个你们去不到的地方。

  我从开始就觉得书俊是个聪明的孩子。虽然性格有点内向,害羞。但我觉得

  他有很多特质是我在其它学生上看不到的。他的长相跟他的性格完全不合。6尺

  的身高,宽阔的肩膀和黝黑的皮肤,十足十是一个运动家。

  我给他开始补习没多久,他就问我说:「唐老师啊,我可不可以不叫你唐老

  师,叫你芷宜老师啊?」从来没有学生问我这样的问题,但是我想不到甚么理由

  拒绝他,就说「好,都可以。」

  在跟芷宜老师补习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她不但不会欺侮我,

  还常常鼓励,赞扬我。她跟我以前其它的老师不一样,他们只会死硬的叫我背书,

  等时间一到就跟我妈收钱。

  但芷宜老师老师不一样,我感觉到她真真的关心我。我可以把所有心裹的话

  跟她讲。而她给我的响应总是鼓励和加冕,教我只要立定目标,我一定可以做到

  我要做的。

  除此之外,芷宜老师也是第一个和我相处的女性。在学校裹我是众矢之的,

  女同学非但不会和我主动交谈。就算我走上去找她们,她们也会好象把我当麻疯

  病人般的躲开。

  刚开始芷宜老师来我家的时候,总是脂粉薄施,牛仔裤,T恤的轻装一便。

  不过就算芷宜老师是丑八怪,在我心里她也是最美丽的女神。当然年轻的她

  不但不丑,还漂亮的很。隔壁家的小明的爸爸当时整天都过来逛,意图要亲近芷

  宜老师,我把他赶走,以免浪费我跟芷宜老师相聚的宝贵时刻。

  但只是到了某日天,芷宜老师穿了一套白色洋装和高跟鞋到我家时,我才发

  现她是多么的迷人。

  像蔡明俊这样的学生我也见过,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怀。学校和社会

  总是会排斥一些行与别不同的人。这不代表他们有甚么毛病,只不过是因为他们

  的思维和常人不一样,大部份人为了保护自己都会对异己人士排斥。但往往这些

  异己人士对是很有才华,尤其是艺术音乐的天分,我相信蔡明俊就是这样的人。

  我为了要在暑假多赚些钱来供的自己念博士班,暑假除了接蔡明俊这个补习

  外,后来又再找了一个时装专柜售货员的工作。由于时间关系,我唯有把上班的

  衣服穿到蔡明俊家。等下课后可以马上去专柜上班。

  刚开始蔡明俊是个很乖的孩子,不过自从我穿洋装去他家后,我发现他整开

  始在偷看我。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天看到芷宜老师穿洋装的时候。她把一柳秀发绑在后面,

  露出美丽动人脸孔。脂粉比平日多了些,但这却倍添她的娇美。白色衬衫下我忍

  约可以看到她雷丝乳罩,无情的约束着她丰颖的双峰。当我们最后坐下时,我的

  心思只有在不断的打量芷宜老师的双腿。她雪地的双腿有大半截是裸露在短裙之

  外,她盘起腿来坐,雪白的肌肤好象比她穿的白色丝袜还白。我只想一辈子这样

  看下去。

  没多久我已经脸红耳热,小弟弟不知何时已经硬得发痛。多希望她握笔的小

  手可以挪来摸一摸我热烫的小弟弟。微动的朱唇可以吻一下他。

  到我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躲进厕所理,脑海中回想着刚才芷宜老师的景象

  打起手抢来,不一会便射精了。及后每一天芷宜老师到是穿得这么的漂亮性感来

  我家,几乎每天我都要进厕所解决,有时甚至要几次。

  当初我实在想不到穿洋装,高根鞋会让蔡明俊如此分心。更想不到的是每当

  我发现蔡明俊在偷窥我,我竟然会有兴奋的感觉。为了应付博士班,我快三年没

  有跟男生走在一起,更没有时间打扮自己。但穿起上班的洋装,我不自觉的感到

  性感,很女人。在镜子裹我看到自己细长的腿,纤小的腰,知道自己还可以的。

  有时我也留意到一些男人陪女朋友来买衣时不停的看我。

  本来我可以赶回家换衣服的,但我想让蔡明俊看我。我知道他看了我后会很

  兴奋,但我又何尝不是。有时我真的很想去抚摸他建硕的身体,但为了女性的尊

  严,教师的道德,我只有压抑我的情绪。还为我如此肮脏的想法感到羞耻。

  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欲,继续每天穿不同的性感洋装来引诱

  蔡明俊。有次我很兴奋,觉得全身发热,甚至解下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但

  我更想解的是我紧缚的胸罩。

  不知道为甚么芷宜老师每次穿得那么端庄,我也可以有如斯多淫念。多少次

  我在面临崩溃的边沿,想豁出去摸摸她的腿,亲亲她的嘴,也不知道是那种力量

  让我可以把持自己。

  有一次我们家的冷气坏了,正藉八月盛夏,本来我已经热得可以。芷宜老师

  还解开衣服上面的钮扣。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芷宜老师的酥胸,雪白的肌肤两

  边被胸罩挤成半月型,一条又深又长的乳沟在她的呼吸中起俯不停。丰满的乳房

  暴露在外的比被胸罩遮盖着的多。

  进去厕所后我想着她的酥胸,幻想可以把精液射到她的乳沟中。在短短的数

  分钟内我自慰了两次。

  当天下课后我辗转不安,脑裹充满的都是她的影子。虽然明天又可以见到她,

  但我还是忍受不了等待痛楚。便到她工作的专柜远远的观看她。看到她短裙摇拽,

  不时钩划出她美臂的轮廓。还有长长细致的美腿。

  ***    ***    ***    ***

  没料到那天蔡明俊会来专柜找我,惊奇中我的心好象小鹿乱撞般,他说他只

  是路过。但我很是怀疑他说的理由。专柜其它的小姐交头接耳的在谈我的明俊,

  我跟她们说:「这是我的表弟。」

  其实如果说明俊是我的男朋友,外表看起来也无不妥。虽然他脸上还残留着

  一点稚气,但手上拿个安全帽让他看起来比较老成。除非是熟悉的人,不然也不

  会怀疑。

  随即我却想到,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他才十六,我足比他大了七岁,跟他走

  在一起还是有点难为情。

  起初我很担心不知道芷宜老师会不会怪我没有问过就来找她,看到她见到我

  欢喜的样子,心裹的大石也就放下了。我骗她说刚路过的,然后鼓起勇气邀她去

  喝饮料,没想到她真的答应了。

  我戴她坐我的机车,她的小手环抱我的腰。有时我还感受到她胸脯有时微微

  的厌在我背上,又叫我的小弟弟胀大。那次可以安全到达可算是个奇迹。

  那天她穿了一套粉红色的套装,我便在餐单上粉红人生,也不知道是甚么东

  东。当送来时才知道是粉红色的香槟。看着芷宜老师老师的脸在喝了香槟红,更

  添无限娇美。而我的心也开始砰砰的跳。

  很久没有喝酒了,那天还和蔡明俊喝了一整瓶。回程时我有点头晕,不自觉

  地把蔡明俊的腰抱的更紧。车行没多久天突然下起毛毛雨来。蔡明俊问我要不要

  穿雨衣,我说雨不是很大又快要到了所以不用。隔着微雨,我把头凑到蔡明俊宽

  宏的肩膀,呼吸精状男子的气味。我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的性接触是四年前在

  大学宿舍跟当时我的男朋友。由那时到现在我都没有和异性如此接近过。

  当机车到我家门口,我已经全身湿透,蔡明俊也是一样。不知是甚么动机,

  我叫蔡明俊先到我家坐一下,等雨停了再骑车回去。

  湿透了的芷宜老师看起来更美,湿答答的一头秀发,还有水珠往脸上滴下,

  真是我见犹怜。更不要说她半透明的衣服,出卖了她姣好的身材。上身双峰好象

  快要爆出来一样。当我征征地在看这覆美人图时,竟然听到芷宜老师叫我上去她

  家坐一会。我当然起出望外,上楼梯时还偷偷的扶才她的析腰,她也没有抗拒。

  芷宜老师家不在台北,所以这裹只有她一个人住。她叫我先坐一下,她进去

  拿毛巾给我。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美臀一摆一摆,婀娜多姿,牛仔裤虽然尽力

  压抑住的小弟弟的生长,但他现今已是有如一具充满小压的消防水管,必须要找

  地方渲泄他积压无时的能量。

  我再也不等待了。走上前从背后把芷宜老师抱着。隔着裤子让我的屌去项她

  的屁股,尤其是她屁股之间的深渊。一顶之下让我更是兴奋若狂。纵使芷宜老师

  意图反抗,却那敌我的蛮力。我牵起她湿透的裙子。脱掉了她的内裤。挺着热烫

  笔直的屌,住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插进去。

  「哦……」

  插入了芷宜老师的阴道后我马上发出一声舒畅的叫声,只觉得阴茎被一股热

  墙包围着,说不出的舒服和满足。然后我随即插送几下,每次插送完芷宜老师的

  反抗便小一点。正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的交沟,没来得及插送几下,突然一阵电击

  由脊骨传到脑海,我便在芷宜老师体内标射了第一道精液。当时觉得这比打抢捧

  太多了。

  激情过后,悔意悠然而生,我便说:「对不起,芷宜老师。」怎知得回来的

  答案竟是:「不会,书俊,以后不要叫我芷宜老师,叫芷宜就好了。」

  明俊强行的进入我身体,我多年来的孤寂终于得到了解脱。

  一时的挣扎只是为了维护我女性的扲持,当他又长又硬的东西完全插入了我

  身体后,我的身体突然变得软弱无力,只能随他摆布。他毕竟年少气盛,没几下

  便射出来了。但我还想再要,再要他来充实我。

  我跟他叫不用道歉,然后跪在他面前,把他远征后垂头丧气的家伙用手握住。

  我要在给他生命,还他再站起来。我用舌尖舔他长满毛的茎根,由低至顶。

  再用舌尖挑逗他敏感的龟头,不一会阴茎已初长成型。这时我把整根阴茎纳入口

  中,一吞一吐,嘴巴含不到的根部我便用手为他搓揉。不一回那根东西便已经坚

  硬如铁柱,火烫如熔炉。再没两下子,白色浊浊的精液又从他阴茎喷入我的口中。

  芷宜老师用朱唇蛇舌为我吹奏了一曲,不时用柔软的双手把他握贴到她的粉

  脸。我丑陋的阳具和她俏丽脸形成了很大的对比。还有她的胸间不停起伏,双乳

  在奶罩也好象波浪般的前进后退,仿如是有自己生命一样。不变的还是深深的乳

  沟,还我看得春情犯滥。当我奋斗不至时,我又在芷宜老师口内喷出热烫的精液,

  还把最后几滴射向她的乳沟。看着白色一丝丝的精液慢慢扩散到双乳的表面,然

  后坠入深不见底的乳沟内,最后不见综影。

  芷宜老师叫我先到床上休息一下,她进去浴室把身上精液擦掉和洗澡。我因

  为有点累一倒在芷宜老师床上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芷宜老师从浴室走出来,

  身上穿了一袭黑纱蕾丝睡衣,黑妙很薄,芷宜老师动人的胴体可以给我一览无遗,

  新月半弯的一只美乳,下身黑色一片的草原。

  她俯身过来我们就拥抱在一起,接吻着。我双手则在我梦寐以求的酥胸上游

  荡,我们四唇相接,彼此用舌尖刺激对方的舌尖。芷宜老师的手往下采,发觉我

  的小弟弟第三次的勃起。她便卷起她那透视睡袍,女上男下的用手牵引我勃起的

  阴茎往她阴道裹插进去。

  明俊的那根东西很大,很粗。我一下子不能把他完全要,于是我分几次的续

  渐的把他纳入我的身体来。当他完全进入了我的时候,我觉得很满足,内心中多

  年的空虚一扫而空。

  我一上一下摆动我的腰,要他那话儿尽量的刺激我的身体。他那裹那么大好

  象要把我的阴道撑破,但这样很舒服。然而他那双强而有力的手又在不停的掐我

  的乳房。

  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兴奋,阴道不自主的收窄。

  芷宜老师坐在我身上,柳腰微摆。有时低头呻吟,有时高声淫叫。过了一会,

  我决定采取主动,翻身骑在她身上,撑起她双腿,腰间也是一摆一摆的把大屌送

  入她的阴户裹。我把所有以前在A片看到的招式到那出来使用。当晚就这样泄了

  五次精。

  到了第二早上起来时,芷宜老师已经先出去,叫我自行回家。回家后当天芷

  宜老师没有来为我补习。第二天也没有再来,第三天也没有。我去她工作的专柜

  找她,得到的答案竟是她以经辞职了。到她家里去,房东说她已在昨天忽忘的搬

  走了。

  想不到那天晚上她把最好的献给我后便离开了我。

  说完了之后,飞机还有快半个小时便到东京。汤雅莉说:「难道之后他便再

  没有见过你的芷宜老师吗?」

  我说:「没有,我连她念那间大学也不知道。要找亦无从去找。」

  汤雅莉说:「那真是太可惜了。」

  我说:「不会,如果不是因为芷宜老师,我也不会建立起我的自信心。从那

  天起,我便好象脱胎换骨,立志要在电影艺术发展。如今可算略有成就,这些都

  是拜芷宜老师所赐。」

  汤雅莉问:「先生,难道你便是着名的蔡导演吗?」

  我说:「不敢当。」

  汤雅莉问:「你现在一定是去参加东京电影展吧,我是你的忠实影迷,你的

  作品我全看过,我最喜欢的是- 在情与欲之间。」

  我说:「有这么美丽的女影迷,我真是三生病幸。不知我的电影有没有给予

  你甚么的启示?」

  汤雅莉说:「我觉得你的作品风格很独特,男女主角的描写鲜明,每个人背

  后都好象有某种说不清的含意。」

  我说:「这就是我拍片的动机,我要告诉人家,看东西要看全部,不要光是

  看表面。其实有时我的作品没有一定的解说,每个人都可以有他们的见解。拍电

  影不光是找几个痴肥的小胖子,小胖妹来胡闹一番便可以。」

  正当我和眼前娇美的汤雅莉小姐谈得兴起,回缅过去之际就听到广播:「飞

  机即将降落,请回到座位上把安全带系好。」

  「嗯,飞机快降落了,我也要回去我的工作冈位上。」

  「很高兴认识你。」我说。

  下飞机时,我还是依依不舍的尽量多看这美女多几次。